相关文章

立交桥危墙砸死一对夫妻 事发巢湖市铸造厂立交桥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ahlgj.net/

  事故发生处的立交桥危墙

6月1日晚,巢湖市铸造厂立交桥下一面10多米高的墙体突然倒塌,砸中路面上正在行驶的一辆面包车和一辆的士,面包车内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妻被“活埋”后死亡。

事发后,记者在现场探访发现,当地一些居民在立交桥下玩起了“圈地运动”,将“桥裆”改造成仓库、KTV和门面房,存在安全隐患。而对此,当地建委、安监局、规划局以及公路局却纷纷称此事不属于自己管理。

惨剧 一对夫妻遭“活埋”

6月1日21时50分左右,巢湖市铸造厂立交桥下一面10多米高的墙体突然倒塌,砸中路面上正在行驶的一辆面包车和一辆的士。面包车整体被倒下的墙体掩埋,车内一对40岁左右的夫妻被“活埋”后死亡。

附近废品收购站的陆老板介绍,当晚快22点的时候,由于收拾废品忙得晚,他和妻子当时正在吃饭,突然听到一声巨响。他们跑到门外查看,发现立交桥与淮南复线交叉口附近弥漫着一股巨大的“烟雾”,这股“烟雾”迅速蔓延,100米内看不见人。

据目击者称,当时行驶在前面的一辆银灰色面包车被高墙砸扁了,扁得只剩几十厘米高。

不幸中的万幸,紧跟其后的一辆红色的士只被砸中车头,而当时这辆的士要是再往前50厘米,也会和面包车遭遇同样的命运。

事发后,该市武警、消防及公安赶赴现场实施抢救,排险。

B

担忧 危墙四立隐患多

6月2日,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,整座大桥的“桥裆”都封起来了。倒塌事故发生在大桥与淮南复线的交叉口。

大桥中央,约30米长的高墙(10余米高)倒塌后形成一个大口子。事发现场北侧的公路,已被人用土堆堵起来,不让车辆通行。

据当地一位知情者介绍,大桥最高处达10多米。由于砌墙者不能在桥墩上打膨胀螺丝等物件来固定墙体,墙体基本上与桥墩是分离的,而这些高墙纯粹是用砖块与混凝土砌的,里面没有附上钢筋,所以墙体很“脆弱”。

同时,每天都有火车从桥下经过,形成的振动对墙体也有影响。

除了大桥两头的墙稍矮一点,整座大桥的墙高大都在七八米左右,中间相当长的一段高达10多米。

所以,“桥裆”下的这些高墙成了让人胆战心惊的“危墙”。

该知情人表示:“既然已经有一段墙倒塌了,其他的墙估计也随时会倒塌。”

危墙旁的警示牌

C

圈地 立交桥下各种商业用房

记者从立交桥附近的居民那里了解到,立交桥是1991年建造的。大桥建成后,就有人带头将几个“桥裆”用砖砌起来,改造成门面房对外出租。

有人带头,凤凰山街道黎明社区一些“有来头”的人就开始纷纷仿效,也开始了“圈地运动”,将“桥裆”占为己有。后来整座立交桥的“桥裆”全部被人瓜分,全长有500米。有些人将“桥裆”改造成仓库,有的人开起了卡拉OK厅,而更多的人则是将抢占来的“桥裆”改装成门面房对外出租,一间门面一个月大概能挣上个几百元。

记者采访时,许多居民对这种现象愤愤不平:“大桥下面被人抢占了,盖起了这么多的违章建筑,怎么没人去查?”

疑问 桥下的“圈地运动”谁来管

D

立交桥的“桥裆”发生了如此惨重的墙体倒塌事故,在为事故悲痛和惋惜的同时,记者不禁有了疑问:“桥裆”下的这种“圈地运动”到底该由哪个部门出面制止和治理?

但在采访中,记者却遭到了“踢皮球”。

记者首先到巢湖市安监局进行采访,该局一位负责人称,此事属于意外事故,不是安全事故,不在他们职责范围内,要记者去建委和公路部门了解。而在该市建委,记者得到的答复是,桥下肯定是违章建筑,但应该属规划局管。在规划局,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也承认桥下建筑是违章建筑,但权属属于公路部门,又将“皮球”踢向了公路局。

最后,巢湖市公路局直属分局一位负责人说,大桥“桥裆”遭人无端封闭,他们对此感到无可奈何。据他介绍,铸造厂立交桥未造之前,该处是直通皖维集团的平交公路。

后来,居巢区与铁路部门签约,联手建造了此桥,桥身全长550米。1991年建成后,此桥一直没有移交给公路部门,到现在公路部门连图纸都没拿到。

该负责人称,大桥权属都不在公路部门这里,所以他们对于桥下的建筑情况便不太清楚了,公路部门目前只负责桥面损坏及伸缩缝维修,其他如桥面保洁、路灯管理等都还归地方政府负责。

“桥裆”下的危墙仍然存在,却找不到能出面负责和处理的部门,难道悲剧注定无法避免重演。(李远波 文/摄)